中國水稻研究所倪建平——構建科研管理新體系

構建科研管理新體系

中國水稻研究所倪建平

改革需要循序漸進、逐步推進。任何改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須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對于種業改革來說,最為迫切的需求就是增強產業化屬性,為品種轉化提供便利。但是,在傳統觀念和實踐中,基礎研究和成果轉化往往是兩個方向,覺得顧了一頭很可能顧不了另一頭。

造成這種認識的主要問題是割裂了育種各環節對于品種的貢獻。實際上,一個品種能夠賣出好價錢,品種直接育成人或者說成果轉化人的貢獻固然重要,但更離不開基礎科研人員的努力。首先,品種的價值取決于品種特性,包括產量、抗性、品質、適應力,而品種特性的優劣根本上又取決于基礎親本材料,親本材料是基礎科研人員幾十年的沉淀,沒有堅實的科研基礎就沒有優秀的應用品種;其次,成果轉化人站在市場最前沿,發揮著“品種紅娘”的作用,最了解市場需要什么,市場信息要靠他們來反饋給基礎研究人員,形成完整的科研鏈,讓成果轉化人和基礎研究人員同享改革紅利,可以使他們形成合力,各盡其職。

因此,中國水稻所在制定改革措施時,著重在成果轉化的權益分配比例上下功夫,既提高成果直接完成人的權益比例,又兼顧基礎研究人員的權益,通過修改科研業績考核辦法,對基礎性研究適當傾斜,提高了基礎性、公益性、前沿性研究的年終考核業績點分值,并提高科研論文的獎勵力度。

通過獎勵政策的“組合拳”,在保持以往政策連續性的基礎上,既讓成果轉化的價值最大化,同時又讓成果轉化收入惠及到更多人,從而確保在產業化的大背景下,基礎研究不被“改弱”。

種業權益分配涉及到調動研究團隊的積極性和兼顧科研院所統籌發展,必須要兼顧當前利益與發展后勁。

對于科學家來說,工作可能只是專心搞科研,而對于科研單位來說,就必須上升到科研管理的整體高度。如果給予產業化研究團隊的分配比例過大,可能會削弱科研院所的調控能力,進而影響到對基礎性、公益性研究的支撐力。改革需要將分配比例設置在合理的位置,使得成果完成人及其他科研人員基本滿意,研究所職工的收入也有平穩增長的基礎。

其實,這也體現了種業改革三大基本要素——“種業人才、科研單位、種業企業”之間的關系,種業人才是改革成功的根本,是改革的核心。種業人才就像是待嫁的女兒,待秀閨中;科研單位是種業人才的娘家,給科研人員遮風擋雨,為他們提供茁壯成長土壤全力培養;種業企業是種業人才的婆家,科研人才通過技術入股、兼職或者全職的方式參與種業企業的發展,為種業企業做大做強提供強有力的智力支撐。因此,種業改革是一項全局性的工作,在改革的過程中,一方面要提高種業的市場化屬性和科技含量,另一方面更要突破傳統思維,在種業管理上下功夫,創新種業管理體系,為科研服好務。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左瑾
專題 更多>>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