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算支撐下的醫院“智慧化”帶來哪些變化

醫院,醫療,服務,智慧,患者,

智慧醫院從概念到實踐 全面提升醫療質量和效率

3月21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在北京天壇醫院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信息化質控與智慧醫院建設工作有關情況。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表示,我國醫療服務發展正處在從“信息化”向“智慧化”過渡的關鍵階段,在提升醫療質量和效率、優化區域間醫療資源配置、改善人民群眾看病就醫感受等方面具有積極意義。

焦雅輝表示,通過近年來的不斷探索和發展,取得了階段性成效。一是流程更便捷。醫療機構特別是三級醫院利用信息化手段,為患者提供預約診療、候診提醒、院內導航、檢查檢驗結果查詢、劃價繳費、健康教育等服務,努力做到了“四個減少”:患者往返醫院次數減少,在醫院內的重復排隊減少,門診全程候診時間減少,平均住院日減少。二是服務更高效。醫療機構通過應用移動醫療App,讓“指尖上的醫療服務”變成現實。醫務人員使用移動查房、移動醫囑、移動護理設備和智能化、動態無線監控設備,減少了醫療服務的空間限制。在診療過程中使用語音輸入病歷、綜合預警提醒、智能化診療決策支持,極大提升了服務效率。三是管理更精細。目前,很多醫院通過建立綜合運營管理系統、醫療廢棄物管理系統、智能被服管理系統、智能設備監控系統、智能能源管控系統等,實現了工作流程的閉環管理,相當于配備“智慧管家”,提高了醫院管理的科學水平。

到底什么叫智慧醫院?

“智慧醫院”這個概念在全球提出來大約只有10年的時間,這個概念提出以來,全球各個醫院都進行了不同探索,把互聯網技術、智能技術,包括現在人工智能的一些技術都用在醫療服務的各個領域。我國在這個領域進行的探索與全球基本同步。

焦雅輝說:“今年的重點首先是明確什么是智慧醫院的定義和內涵。這10年來大家在探索過程中,各自的側重點和方向不一樣,所以首先大家要統一認識,到底什么叫智慧醫院。”

焦雅輝表示,現在圈定的智慧醫院的范圍主要包括三大領域:第一是面向醫務人員的“智慧醫療”。以電子病歷為核心的信息化的建設,電子病歷和影像、檢驗等其他的系統互聯互通。

第二個領域是面向患者的“智慧服務”。現在很多醫院的一體機、自助機,包括現在用的手機結算,預約掛號、預約診療、信息提醒,包括衍生出來的一些服務,比如停車信息的推送、提示等。讓患者感受更加方便和快捷。

第三個領域是面向醫院的“智慧管理”。醫院精細化管理很重要的一條是精細化的成本核算,用于這些醫院內部后勤的管理,管理者用手機,或在辦公室的電腦上就可以看到全院運轉的狀態,包括OA的辦公系統。這一大領域就是用于醫院的精細化的信息化管理。

超級計算系統的應用

北京天壇醫院常務副院長王擁軍說,近年來,神經系統常見疾病的醫療模式從以往神經內、外科分別提供醫療服務的“單向模式”,向“以患者和疾病為中心”的“多學科聯合診療”模式轉變,涉及神經內科、神經外科、神經介入、神經重癥、影像、康復等多個學科。

“一方面,神經系統疾病高發,迫切需要掌握人群發病的趨勢、規律,通過對這些趨勢規律的分析,對神經系統醫療服務進行有效的指導;另一方面,我國幅員遼闊,醫療機構眾多,不同地區、不同級別的醫院在神經系統疾病的治療方面可能存在巨大差異,需要了解各個醫療機構神經系統疾病的治療情況,并建立標準的治療規范和統一的治療指導。”王擁軍說。

在這樣的背景下,2018年6月,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委托設立在天壇醫院的國家神經系統疾病醫療質量控制中心建立國家神經系統疾病信息平臺。

目前,國家神經系統疾病質控中心已經建立了包括31個質控中心的全國質控網絡,已經進入質控監測的醫院有2774家,形成不同層級質控工作的體系。通過信息平臺,增加了各級質控部門的理解和利用數據的能力,促進了本領域醫療質量監測評價反饋預警和持續改進的能力。

王擁軍說:“通過對海量數據的梳理和分析,也就是我們大家說的大數據技術,指導擬定國家神經系統疾病質量控制指標、標準和質量管理要求,并且根據這個信息系統已經制定和出臺了多個病種的質控和診療規范,為國家衛生政策制定提供了科學數據和大數據的支撐。”

據悉,國家神經系統疾病信息平臺數據主要包括的數據來自兩類:一類是來自醫療機構的行政數據庫,就是醫政醫管局建立的醫療質量監測系統,簡稱HQMS,主要來自全國三甲醫院的病案首頁;另一部分數據是病種的監測數據,主要包括對神經系統醫療過程指標,目前來自全國2000多家醫院的病種上報數據。

利用這兩個數據,王擁軍介紹,“可以實時了解這些醫院神經系統疾病的醫療質量,平均住院率,在院病死率等結局、轉歸指標,也可以通過這些縱向指標了解變化的規律和趨勢。比如,我國現在腦出血患者在院病死率呈逐年下降趨勢。”

“這兩組數據是通過我國質控中心一個非常龐大的超級計算系統的超算中心進行大數據分析,分析之后開始對我國的整個神經系統醫療質量控制提供一些指導和參考。同時,這個平臺還有遠程的指導功能,我國質控中心與31個省(區、市)的省級質控中心通過遠程可以進行遠程交流、遠程會議、遠程指導、遠程培訓、遠程教育。同時,各省(區、市)的醫院也可以通過橫向與其他醫院、醫療機構進行比較,來了解自己在服務水平與國內其他醫院存在的距離,找到自己的問題和短板。”王擁軍說。

智慧醫院的實踐

北京天壇醫院副院長周建新表示,在國家衛健委、北京市委市政府、北京市衛健委和北京市醫管局等部門的指導下,天壇醫院確定了引入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先進技術,以患者為中心,建設一家智慧醫院的理念和方向。

在天壇醫院科研樓的二層,有一個峰值運算速度達到每秒375萬億次浮點運算的超算中心,醫院搭建了基于云技術的數據分析平臺、醫聯體信息平臺。利用覆蓋全院的無線網絡,把物聯網技術與醫療流程緊密結合,并可以根據實際需求隨時擴展。醫院服務器采用存儲虛擬化技術,確保信息的安全和穩定。這些都是“智慧醫院”的基礎。

周建新說:“對于患者來說,從走進天壇醫院的大門,遇見的就是各種‘黑科技’。比如門診全流程自助服務,從購買病歷本到掛號、取號,到就診、檢查、打印報告,再到取藥、打印發票,患者全程只需要在各種機具上掃碼,系統就會自動為患者預約時間,只需這個時間到相應的地點等機器叫號就可以了,基本上告別了過去長時間排隊的情況。”

“覆蓋全院的智能導航系統就能夠自動規劃出合適的路線,精確度以米計算。當然為了照顧各種使用電子設備不太熟悉的老年人,我們在醫院的自助服務區、門診大廳安排了大量的志愿者,同時也為患者提供人工服務。”周建新說。

在天壇醫院的病房里,記者看到每位患者床頭都有一個Pad,這套智慧病房床旁交互系統不但能為住院患者提供數字電視等娛樂功能,還可以在上面實時查詢本人的病歷、預約檢查、營養膳食訂餐等信息。應用物聯網技術也能夠實現對患者生命體征的實時監測,患者的醫囑、輸液的進展、服藥提醒等信息實時顯示在護士站的大屏幕上,家屬和患者不用再時不時抬頭盯著輸液器看吊瓶輸沒輸完。患者一旦離開病床時間過長,護士站也會馬上報警,防止出現摔倒、暈倒無人發現等意外的發生。

周建新說,目前北京天壇醫院整體搬遷已經將近半年,醫院運行平穩順暢,智慧系統在患者服務、醫院運行等方面均發揮了良好的作用,“初步實現了我們建設智慧醫院的初衷,為患者提供了更為便捷、優質的服務。”(記者 鄢光哲)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王曉宇
專題 更多>>
快乐飞艇福彩